武昌职业学院欢迎您!
综合信息
文化长廊 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综合信息>>文化长廊
中华颂 在吟哦中舞动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学工处 李伟
  有人说,在古老的世界东方有一张神秘的凤琴,一弦是黄河,一弦便是长江,而那长城却是琴弓。
  这张凤琴,秦皇汉武没有奏响,唐宗宋祖略欠悠扬,成吉思汗一生的努力最后还是马头琴和长调伴他长醉梦乡。     
  而到了近代,凤琴已是落尽尘埃,满身伤痕,只有揪心相望、泣血为泪。
  请看林则徐,刚过中年,蹒跚于漫漫黄沙的河西走廊:举目祁连山,白雪皑皑;环视戈壁滩,枯草纷纷。一句“苟利国家生死以,岂因祸福避趋之”脱口而出。是为自励,更是自省,从而一个不屈的民族因为有这样的男子而格外的鲜明且郑重。
  岳麓书院,书声琅琅,薪火相传,就是在它大门上的那副对联——惟楚有材,于斯为盛——便注定那方土地,必是热血涌动,肝胆冰雪。谭嗣同,33岁,湖南长沙浏阳人,一句“各国变法无不从流血而成,今日中国未闻有因变法而流血者,此国之所以不昌也。有之,请自嗣同始”。这辈男子就是我华夏命脉不绝的誓言和佐证。
  人们常痛心于中山先生四十年革命历险,跌遇错愕,临终时竟遗言:“革命尚未成功,同志仍需努力。”后人读之,未尝不想到杜甫之诗:出师未捷身先死,长使英雄泪满襟。
  但,一位从绍兴青石板路走出的身高只有1米6的叫做周树人的青年却说道:他们确信,不自欺;他们在前仆后继地战斗……
  那个从美国留学回来的闻一多不是在大声地诘问:“有一句话说出就是祸,有一句话能点得着火,别看五千年没有说破,你猜得透火山的缄默?说不定是突然着了魔,突然青天里一个霹雳,爆一声:咱们的中国!”
  还有艾青,“用嘶哑的喉咙歌唱:这被暴风雨所打击着的土地,这永远汹涌着我们的悲愤的河流,这无止息地吹刮着的激怒的风,和那来自林间的无比温柔的黎明……”
  请记住这样一位年仅24岁的抗战英雄给我们留下的诗句吧:也许,我的歌声明天不幸停止,我的生命,被敌人撕碎,然而,我的血肉呵,它将化作芬芳的花朵,开在你的路上。那花儿呀——红的是忠贞,黄的是纯洁,白的是爱情,绿的是幸福,紫的是顽强。
  凤琴不响,吟哦不辍,历史因为他们的存在而透出带血的亮色。
  厄运终有期,乾坤必轮回。 
  60多年前,一个湘江边上走来的中年人举起凤琴,挥手之间,“一唱雄鸡天下白,万方乐奏有于阗”,一声“中国人民站起来了”足以让我们仰天长啸、壮怀激烈!
   “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,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”, “志不求易,事不避难”,“ 中华民族几千年来多灾多难,但始终是压不垮的,愈挫愈勇,愈挫愈奋”。也正是这多难兴邦的哲理,塑造了我中华民族团结不屈的脊梁,造就了我炎黄子孙屹立世界岿然不动的风骨。
  浑厚而清亮的左音右韵由远及近,穿越五千年悠悠岁月和六十四年发展历程,在河之洲,水之湄,山之阳,海之滨,泛起层层涟漪,响起阵阵回声,在亿万炎黄子孙的心中凝结一个主题:祝福你 我的祖国! 
  从此,古老而又神奇的凤琴便在十月舞动:以《诗经》关睢的歌喉,以屈原《橘颂》的音韵,以古风与乐府、律诗与散曲,以京剧与秦腔、梆子与鼓词奏响历史恢宏岁月的辉煌,奏响壮丽山河亮丽的风景;以岳飞的一阕《满江红》,以文天祥的一腔《正气歌》,以鲁迅的一声《呐喊》,以朱自清的一道《背影》奏响不屈的脊梁与骨气,奏响不屈的尊严与神圣;以瞿秋白手中的那束野花,以方志敏身上的那份清贫,以杨靖宇腹中的那些草根,以刘志丹胸前的那块补丁,以焦裕禄窗前的那盏油灯,以孔繁森雪原上留下的那串脚印,奏响你的坚韧与顽强,奏响你的灵魂与精神。